您现在的位置:

天尽头 >

一妈当先_经典文章

  1“此生,我车一龙如果不对你安晓菲好,一定枉为人,枉为男人!”从大一到大四,整整追求了安晓菲四年的车一龙,终于抱得美人归,在同学们分手的毕业季,与安晓菲坠入爱河。“傻瓜,我也会一样对你好的。”与车一龙的牵手,安晓菲同样很开心。对女孩子来说,最好的爱情不就是有一个知冷知热,踏实可靠,有着一腔血性的男儿么?外人看来,安晓菲妥妥的白富美,父亲开公司,母亲在事业单位,每年年收入达百万以上不说,一张酷似刘亦菲的脸蛋,初进校园就被封为了女神,引来万千男生的争相追求。富二代,官二代,甚至留学生等等。但见惯了这些的安晓菲却对他们并不感冒,反而感觉憨厚老实的车一龙比较实在,踏实,能给予她安全感。车一龙并不帅,皮肤黑黑的,一米八五的身材强壮有力,不善言谈。与其它男生追求安晓菲的方式不同,别人送吃送喝送名牌包包口红,他送给安晓菲的永远是课程的辅导和无微不至的关怀。她哪一科成绩没考好,他找来资料,憨笑着递在她手中,“你看,哪里不会的就跟我说。”她大姨妈来了肚子疼请假呆在宿舍,他则将灌好的热水袋让宿管大妈转交给她。再不然,安晓菲出去玩时,他总是几步追上她,悄悄掏出从淘宝买回来的防狼喷雾不由分说地塞进她包里,“女孩子,要注意安全。若不是我要兼职,就陪你去了。”安晓菲的生日,正值冬天,他每年都会送她一束红色的梅花,鲜艳中透露着坚韧,一如他在颇具竞争力对手前面的那颗永不退缩的心。四年如一日,就这样,他终如愿得到了安晓菲的芳心。

  2感情尘埃落定,下一步就是找工作、见父母。由于两人是同专业,都是市场管理。毕业后,安晓菲被父亲安排到了自己的公司,车一龙则被大学期间兼职时的五百强公司之一留下。“亲爱的,这下没借口了吧?工作都搞定了。快跟我回家吧。我妈都催了好多次了,要看看你呢,你总不能让他们主动找你吧?”正式工作后的第一个周末,安晓菲就再次提出了要求。车一龙自知与安晓菲出身悬殊,犹豫再三,还是买了厚礼拘谨地登门了。“妈妈告诉你,自古以来,老人常说的门当户对不是没道理的。咱们两家差距太大了。他们家在农村……”自不用说,与大多电视剧里的桥段一样,两人刚进门妈妈盘问了一遍后,将安晓菲拉到了楼上,声音顿时响彻在近两百平米的豪华公寓。但同样与电视剧中的情节发展一致的是,在安晓菲磨破了嘴皮子外加车一龙上门修水管,打扫房间等等中,父母才点头默认。车一龙确实是凤凰男,可是现在这是新社会,家里是农村的怎么了?现在农村不比城里穷,他不一样考上了大学吗?而且据车一龙说,即使他不兼职也一样有生中山六院癫痫科预约电话活费,兼职就更不用说了,那是他上进的表现。更何况,结婚后就是两个人的小家,跟双方家庭的交集并不会太多,各过各的,即相安无事,毕竟生活是自己的,感情如饮水,冷暖自知。车一龙体贴,周到,知道上进,连五百强公司都认可的人,还会差吗?安晓菲心里,从来不在乎什么凤凰男的感情靠不住。虽说父母一开始不这么想,但好在还是答应了。可是,她没想到,尽管她遵循新社会有着新的想法,尤其是车一龙的家人,他们的想法简直就是《婆婆来了》中王传志母亲的现实演绎。

  3恋爱的第二年元旦放假后,安晓菲就被车一龙拉着踏上了回老家见准婆婆的列车。“他们早就开始催了,以为我跟你分手了呢,现在咱们回去,让他们把心放肚子里,也让他们开心一下。”纵使安晓菲很漂亮,但也怕见准公婆,可终归这一步要走,已经推了一年,不能再推了,还不如早点去见。除了这件事,把要做的事,能做的事,提前做。是安晓菲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从小到大,她自己也一样,父母并没有将她宠成蛮不讲理的大小姐,反而常常提醒她不要矫情,不要做作,做事要明事理,时刻知道上进,凡事都要有规划。不但说,就连行动上也这么做。只说安晓菲进入自家公司工作这事,完全没有将她当成女儿看待,与那些普通员工的待遇一样,试用期三个月,该加班加班,该出差就得出差,偶尔请事假还要扣工资,工作里做错了被父亲当着全公司同事的面骂得狗血淋头。如果说非有点区别的话,那就是没有面试,直接进入了试用期。偶尔,她委屈开始抱怨,父母总是异口同声地说,“什么都不让你做才是害你,让你多做才是爱。商场如战场,说不好哪天公司倒闭了,你如果不学点东西,吃饭都是问题。”得知自己要跟车一龙回家时,父母还特意亲自选了几盒营养品给他们。渐渐地,安晓菲也明白了。父母对自己的爱是一种深远的爱,某种程度上来说,跟车一龙的爱颇相似。 “到了。晓菲,醒醒。下车了。”十一个小时过后,安晓菲被车一龙轻轻唤醒。外面夜幕已经降临。“到你家了?这么快?”安晓菲忙揉了揉眼睛,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出了站台,一阵凉风袭来,安晓菲裹了裹厚厚的羽绒服,脖子缩了缩,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车一龙的后面。“等,等等我。”车一龙提着大包小包,脚步飞快,一脸欣喜地向站台冲去。由于着急追上他,安晓菲一不小心脚下打滑,摔倒在地。“晓菲,你看,我妈在那里等了。”车一龙忙回头几步跨过来扶起她,手指着外面冲她说道。“哎呀,终于回来了。一龙,拿这么多东西,累坏了吧?”刚走到出站口,车一龙的妈妈就一把抢过儿子手中的东西,满眼喜欢地盯着儿子瞅了又瞅,脸上黝黑的皮肤中连皱纹都洋溢着见到儿子的激动,完全忽略癫痫病会影响智力吗了安晓菲那声甜甜的“阿姨好”。“妈,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安晓菲。”车一龙忙拉着她介绍。“哦,好,回家再说。”简单的六个字,不咸不淡的语气,让安晓菲心中凉了半截。

  4车一龙的家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院子里灯火通明,车一龙悄悄地告诉她,在他们家,只有他回家时,还有过年时院子里的灯才会打开。虽然当时已是晚上近八点,但因为车一龙回家的缘故,家里有不少邻居等候,一进门,便将他们俩呼啦围了起来。安晓菲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大熊猫,被他们争相围观。“一龙啊,有出息了,听你妈说你进了大公司,还是世界的?”一个大概50多岁的男子,边抽烟边问。车一龙的妈妈细心地摆放着那些礼品,笑得合不拢嘴,“500强,全世界最厉害的500家公司之一。这还不是我儿子有能耐。哈哈哈~”“一龙,这姑娘不错,又漂亮又苗条。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一个中年妇女摸了摸安晓菲的围巾,啧啧赞叹。“一般的他还看不上呢,还不是我儿子有能耐。” “这可是大牌保健品呢?电视上都有广告的。一龙真是出人头地了。”“哦,爸妈,这是晓菲爸妈特意给你们买的。”“哦,是吗?你看看,大老板对我们老两口都高看一眼。还不是我儿子有能耐。”……从进门到邻居逐渐回去,安晓菲心里默默数着车一龙母亲的口头语,“还不是我儿子有能耐”这几个字出现的频率极高,除了没有听得太清楚的,她一共说了38次。晚饭很丰盛,每一道菜份量十足,红烧肘子,红烧鸡块,红烧排骨,红烧鱼……但一路上坐车,昏昏沉沉的脑袋,令安晓菲没有丝毫胃口。“快吃啊,别客气,晓菲是吧,就当这里自己家。”车一龙的爸爸不断地为她夹菜。“一龙,这工作也确定下来了,你们俩是不是也该结婚了?我跟你妈还等着抱孙子呢。”几杯酒下肚,车一龙的父亲开心地说道。“爸,妈,结婚的事,我们俩早就说好了,再过几年,有点积蓄后,再结。”“结婚要啥积蓄啊?晓菲家里比咱好,你们结婚,她爸妈怎么也不会忍心让你们流落街头吧?你说呢?晓菲?”车一龙妈妈两眼一瞪,继而笑起来,递给晓菲一个“你懂得”的眼神。“我爸妈鼓励我们自立,可能也会帮忙添一点吧。”安晓菲有点郁闷。“什么叫可能?就这一个闺女,嫁人怎么不送套房送辆车的。我们家你也看到了,全部的钱都供一龙上学了,也拿不出来。一龙的工资呢,还得供他弟弟上学,他弟弟学习不比他差,家里全力供他出来,也就是这个意思。再说一龙,身边有大把女孩追,他反正以后不愁结婚。”显然,车一龙的妈妈有点生气,嘴里含着饭就开始激动了,说着说着还撂下了狠话,大有一种你嫁就嫁,不嫁还有别人排队等着的意思。“妈,现在谈结婚早了。我们都没打算。先别说这事儿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了。”直到车一龙开口再度阻止,他妈才不情不愿地吧唧着口里的饭菜。

  5晚上,安晓菲因为怕冷,早早地钻到了车一龙的房间。而车一龙则和父母嘀嘀咕咕地聊了许久后,才走进来。“你妈说的话,你怎么看?你的工资真的是要供你弟弟上学吗?”看到车一龙心事重重的样子,安晓菲不由得问出了口。“这个,其实我也才知道。你信么?”车一龙沉思了几秒后说道。“什么时候知道的没关系,我的意思是,你也同意你爸妈的想法?你供你弟上学,咱们结婚还有以后的生活就靠我或者我家里?”“就算是帮,也帮不了几年了。他也马上上大学了。除了学费,生活费他自己也会挣的。我每月工资那么高,七千呢,他能用多少。”车一龙没有正面回答,意思却已经很清楚。“你也同意了?如果我不同意呢?”“你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啊,你家里条件好,不少吃缺穿。我也只是暂时顾家里。”“不是这样的,其实我的意思是,你婚前帮,没问题,我也理解。如果婚后还要帮,就不行了。我们也要过日子的。你明白吗?咱们以后结婚了,家里就要靠我们两个人。如果我家庭条件也不好呢?”“这话说的,如果你真是那样我也会慎重考虑的。关键你不是啊,你想想,你家就你一个女儿,以后你爸妈养老不也是我们吗?都一家人了,分那么清楚做什么?何况,这一年多来,我还存了五千多呢。”“你的工资呢?这是你爸妈说的吧?”“我妈说,家里紧张,每个月就打回来了。是,是我妈说的,不过好像也有点道理。你怎么了?”“没什么,睡吧。”想到车一龙说的存了五千多,安晓菲心里有点乱。她不是不让车一龙反哺,而是看不惯在这件事上,他的决定里完全没有自己,且并不跟自己商量,一意孤行的态度。当初确定与他恋爱时,安晓菲心里也做好了准备,以后少不了要帮他家里,所以工作后她也并没有要求车一龙给自己买什么,虽然车一龙也从没有想到过这些。每月到手七千多块钱,工作一年多了,他从来没给自己买过一次礼物,就连生日,依然是送给他一束梅花。对这些,她虽然从没要求,可不代表心里不想。毕竟见识再多名贵奢侈的东东,都比不上男朋友送的,哪怕价值几十块钱,这是一种心意,情侣间传递爱意的渠道。

  6仅仅三天时间,像是过了三年。仅仅只是提了一句结婚的事,引出的问题却是说也说不清。回北京的路上,两人除了吃饭时问要吃泡面还是盒饭,再也没多说一句话。“一龙,这几天,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我想好好审视一下我们的关系。”到了北京,父亲来接站,临上车前,安晓菲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到他面前说道。“怎么了?就因为我妈说的?你别在意不就行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吗。”车一龙看到探出脑袋的安父,压低了声音,语气充满河南郑州市惠济区军海医院等级不悦。“我躲避不了,现在不考虑,结婚时依然纠缠不清。”安晓菲也怕父亲听到,用两人可听到的声音说。“那好吧,你考虑吧,站在我妈的角度上多考虑一下,你就会发现,一切很简单。”车一龙不开心了,也不再顾忌,扔下这句话就走了。车一龙的这句话,让安晓菲清醒了不少。他既然一味站在***角度考虑,为何从不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坐在宽敞的办公室内,安晓菲对着一堆工作发呆,丝毫提不起兴趣。“安晓菲,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或许是揣测女儿遇到了难事,或许是看出女儿不开心,安父从办公室的窗户盯着安晓菲许久后,打开门,冲着她喊道。“宝贝,怎么了?”安父在公司鲜见地这样叫爱称,让安晓菲顿时红了眼眶,极力抑制着自己诉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宝贝,你要记住,任何事,只要有爸爸妈妈在,都不是事。但是有一点,车一龙帮助家里没错,但错就错在他的未来里没有你。这样吧,以后结婚,彩礼就免了。这几天,我为你们买一套房,首付我交了,写你们俩的名字,贷款让车一龙还。你看他的态度,如果他不同意,这件事你就要理智去看待,爸爸妈妈不想你委屈了自己。”安父怜惜地将女儿抱在怀里,为她擦去眼泪。父亲一席话让安晓菲释然了。

  7其实纠结于此,不就是彩礼,不就是房子的事么?如今,父亲表了态,和车一龙结婚后,即使他家里再有什么事,只要车一龙能用一半的心思顾住自己的小家,其它也不算事了吧。从父亲办公室出来,她忙不迭地给车一龙打去电话,把房子的事说给了他。“这当然是好事了,不过,我得问问我妈他们的意见。你等我电话。”挂掉电话,“妈宝男”三个字钻进了安晓菲的脑海。但也仅是一闪念而已。“晓菲,我妈的意思是,现在我弟弟正读书,家里也紧张,如果买也可以。先用你的工资还房贷,等我弟弟毕业了,我来还。你,你说呢?”下班前,车一龙的电话打来了。“那你的意思呢?”安晓菲反问,对他失望至极。“我感觉我妈说的也对。你家里条件好,能顾得住,再说了,也就是让你代还四年,剩下的我来……”“那结婚后有了孩子跟谁的姓?”“当然姓车啊,我的孩子必须跟我姓啊。”“车一龙,咱们分手吧。你妈说的对,你值得更好的。”“为什么?就因为我穷吗?——”安晓菲挂断了电话,他们正式恋爱一年多,不需要什么仪式感的分手。都说恋爱需要两个人同意,但分手,只需一方提出即可中断。那之后,车一龙找过安晓菲许多次,但她从未给他机会。分手后的第一个五一假日,安晓菲听说车一龙结婚了,是跟老家的高中同学。同年十一国庆节,安晓菲与父亲好友的儿子结婚时,婚礼现场又听同学说车一龙离婚了,离婚原因:车一龙背着老婆给了妈妈五百块钱。

© zw.pzwcn.com  公车老狼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