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巴东组 >

社会边缘人类图鉴 3_故事

  ? 点击阅读前文 01 02

  三、往事

  陆茶云在林家吃饭了,席间林家妈妈频频给她夹菜,又说了不少贴心话,陆茶云只一味的笑而不语。诸多长辈误以为她的沉默是害羞的暗示,但实际不过是在考虑别的事。她最近的兴趣在旁观一对三角恋上,两女一男,女方的其中一位与她更亲近些,但男方似乎更青睐另一位。于是面前摆出三种选择:帮助亲近的朋友,帮助不亲近的那位,或是横刀夺爱。陆茶云选了第四种,顺其自然,偶尔推波助澜。她像是个隔着玻璃观察小白鼠,投以全然的好奇目光。

  餐桌上聊的是寻常家庭的一切琐碎。学业,工作和桌上的菜色。有一道奶油炖菜,陆茶云随口说了一句好,林家母亲就笑道:「这次发挥不好,祝一买的奶油牌子不对,下次我再认真做一次,你过来吃。你还有什么喜欢的菜,和阿姨说,阿姨给你做。」

  「好的,只要是阿姨煮的,我都很喜欢。」 陆茶云甜笑着做应和了,心里却是冷彻一片。

  她很难感受到情感,对旁人来说鲜明的爱憎,于她而言只是一团迷雾。多数时候她连恐惧都感觉不到,情绪是多巴胺的分泌,是公式题一般需要推演而得出的结论。 她冷漠地思考着对方的目的,应该是觉得林祝一患了病不算是正常人,婚恋嫁娶很是困难,所以要抓紧机会笼络一切合适的异性。

  饭后,又热情请她吃了水果,新鲜的草莓是林家父亲下班时买的,立刻洗了,吃不下的就让陆茶云带走。她要走时,林家父亲让林祝一去送客,说道:「人家千里迢迢来看你,一番心意,你去多陪陪她。」

  林家的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会让陆茶云想起自己继父。继父对她很好,她始终对他亲近不起来。倒不是因为血缘,亲生父亲过世时她却无甚感觉。生父是刑警,因公殉职,葬礼上他的战友哭成一片,陆茶云只觉得肚子饿。母亲问她为什么不哭。她这才知道应该哭,由此眼泪决堤,哭得撕心裂肺,心里却是一片茫然的空白。她像是聊斋里刚化作人形的精怪,全不知晓人类社会的一切规范,只能歪着头在旁观望。

  父母的催促下,林祝一不情不愿地起身,便跟在陆茶云背后出了门,照旧背着那个双肩包,包裹放在包里。林家父母似乎是多虑了,下了楼,陆茶云往车库去。车钥匙解锁了一辆白色奥迪,她问道:「要我送你吗?」

  林祝一不理睬她,只拉开车门上了副驾的位子。陆茶云嘟囔道:「你不是不喜欢我,怎么还坐副驾驶?」

  林祝一说道:「听说有人不喜欢别人坐后面,让自己像司机,看来你不在意。」 他把包放在胸患上癫痫病的小儿患者能不能使用药物进行治疗呢?前,陆茶云猛地凑近,上身贴近上身,胸口抵着胸口,帮着拉下安全带。

  林祝一尴尬地并拢腿,陆茶云瞥见,不以为意地把袋子递过去,「吃草莓吗?」 林祝一摇头,陆茶云便自顾自拿来吃了,问道:「你准备去把快递送回去吧,那我送你。」

  她原先涂了口红,但一餐饭便褪色了,如今嘴唇被草莓汁水染红,一抹浅淡的柔情蜜意色。林祝一别过目光,不去看她。

  陆茶云把车靠在一条街外,林祝一下车。他个子高人却消瘦,穿着普普通通的黑色卫衣,像是墨滴进水里,一眨眼便看不见了。他大约待了快二十分钟,再出来时双肩包已经空了,显然是把快递放回门卫处了。但陆茶云了解他,知道他不会单做这一件简单的事。但也没有去问,她想以后会知道的,不必急于一时。

  林祝一沉默着上了车,这次坐在了后座。陆茶云笑而不语,只觉得他别扭得可爱。当年初见面时也是这样,热热闹闹搞联谊,蔡照强拉着林祝一来充场面。远远的,陆茶云就看到一个瘦高个,靠墙站在角落里,投下一道落落寡合的影子。联谊很无聊,玩了些老调的桌游狼人杀。发牌的是陆茶云,她很擅长在牌上动手脚。洗牌时,她是把狼人牌倒插进去的,事先数好顺序,发给林祝一的是第九张牌,便在切牌时正着插入。三局都发给林祝一狼人角色。

  第一局林祝一赢得轻松,但即使是赢了,他也仍旧保持那副不冷不热的表情,瞧着有些茫然,似乎是侥幸获胜。第二局因上一次的胜利,众人对林祝一都格外关注起来,但他反而运用了这心理,暗示同时两次拿到狼人牌的几率很小,又一次无悬念的胜利。到第三局,他几乎成了焦点,但临到获胜的关键,他突然有了好几次失误,潦草地输了这一局,起身说要回宿舍睡觉。临走前,他意味深长地瞥了陆茶云一眼,显然是窥破了她发牌的把戏。但也没有戳破,只是这么别扭地望着她,似乎是不喜欢她如此关注自己,又不明白。

  陆茶云送林祝一回了家,自己也往家里开。她的继父是检察官,晚上有应酬,并不在家。母亲明天要组织一场例会,早早地便睡了。陆茶云去主卧的洗手间洗漱还要蹑手蹑脚。她的父母倒也不是不关心她回来,回来了当天也是极尽热切,但如果过了三天,兴致散了,一切也就寻常态了。这个安安静静的家又重归安静了。

  陆茶云第二天有个饭局,是一些留美回国的同学请,都是年轻人,许多是朋友的朋友。不是晚餐,而是早午饭,属于 brunch 一类,时髦又轻薄,谈天说地也轻松些。

  这些朋友说到底都是酒肉朋友。不少靠着奖学金去美国埋头读书的人看不上,觉得他们不过是站在高台阶上的矮子。而这群玩惯了的人也看不起死读书的,笑他们固守清高无用,兢兢业业找实习刷绩点,郑州那家癫痫医院正规奋斗十年也比不上自家在内环的一套房。陆茶云却无所谓,两边的人都有来往,大家都觉得同她说话好似如沐春风,漂亮却不爱抢风头,活泼却不聒噪。不时有人给她介绍男朋友,她都笑着婉拒了,很自然地拿出林祝一的照片给他们看,说:「这是我男朋友。还可以吗?」

  照片上的林祝一,微微侧着脸,清瘦得近于憔悴,眼睛垂着,面颊上有一层温驯的柔光。许芊芊调侃道:「一直以为你喜欢会玩的,原来你喜欢这样子乖的,这算不算男版好嫁风?」

  许芊芊是同校,但不是同系。她高中就出国了,从哭着喊着要回家,到脚步轻快在第五大道购物,也不过是四五年。她花钱很厉害,且不说衣服与包,光是去餐厅的开销每月就有四五万。她也不觉得是大钱,很无所谓就花去了。她的成绩一向不错,父母也由着她的性子,她也理直气壮道:「只会读书不会玩,赚了钱又有什么用。」

  但大学第一年,她的成绩不如预期,拿了四个 C,心中山崩地裂。她不敢同父母说,却开始偷东西。她不偷贵重物品,而是偷学生们随意摆在外面的东西,书衣服或者是三明治,得手后又立刻丢掉。享受一种隐秘的快感。陆茶云起先不知道,直到有一次撞见她在偷吃自助餐。学校有个学术讲座,会议室外摆着自助餐,这是给与会者准备的。每个餐盘上都盖着盖子,甜点盘子上包着保鲜膜。许芊芊一个个打开偷吃,又原样放好。陆茶云走出来时,她正在吃意大利面,嘴角沾着番茄酱,神情紧张。她慌慌张张正要解释,陆茶云却若无其事道:「我也有点饿了,这个面好吃吗?」

  许芊芊一愣,说道:「还行,就是有点闲。咖啡特难喝,像刷锅水。」

  陆茶云吃了偏咸的意大利面,又和她分了一块小牛排,吃了个小蛋糕,最后也不忘喝些刷锅水。她知道,共同保守秘密最能建立起友谊的。

  果然,那天中午许芊芊就请她一起吃午餐。两个月后,陆茶云顺利打入她的交际圈。她几乎把陆茶云引为闺中密友。陆茶云面上回应地热络,其实并不在乎。对陆茶云而言,世上不过两类人,她的同类或是她的潜在猎物。许芊芊于她,傻得恰到好处罢了。

  便是这傻得恰到好处的许芊芊组织了这饭局。约的都是些快活的男男女女,家境都很殷实,六个人在西班牙餐厅用餐,三男三女。陆茶云不动声色地打量他们。似乎同质化是无避免的,这一个层次的人打扮得都像是量产。女的必有一件 maxmara 的大衣,铺天盖地的驼色羊绒,两人且还撞了衫。内搭不是毛衣短裙长靴,就是羊绒连衣裙。珠宝在宝格丽与梵克雅宝间选择,有时是手环而非项链,但非慈善款是底线。

  男人的打扮更多样些。但也无外乎两种,穿紧身裤与潮牌的时尚弄潮儿,与衬衫毛衣外套标准配置。老年癫痫的早期症状有哪些若有佩戴首饰,无非是 goro's 与克罗心。车倒是开得统一,基本全是卡宴。

  便是这样的一群人聚在一起,还怀揣着青年人特有的自命不凡劲头。隐隐约约的,似乎谁都看不起谁,又嫌弃父母管束过多,确信自己早晚能飞出这圈子。但他们飞不出去,再过几年,等他们到了三十岁,便会在父母的帮衬下在央企找一份体面工作,或是从事金融业。可能结婚,也可能不结,但一年必须至少去欧洲两次,冬天去北海道或瑞士滑雪。光是用五个形容词便能全然概括的人生,对陆茶云而言,乏味得令人发笑。他们是她最普通的一笼子小白鼠,趣味在于互相撕咬的时候。

  但他们全无感到陆茶云的轻蔑。吃饭的时候,都对陆茶云很热情。因为她不那么有钱却漂亮。男人喜欢她的赏心悦目,女人则因为她不是那么门当户对,而松口气,不把她当真正的竞争对手。而无论男女,都觉得陆茶云有点天真的性情,唇边褪不去一抹孩子似的微笑。她总是最好的倾听者。但凡有女客炫耀自己的名牌包或珠宝,她便以恰到好处的惊叹称赞:「真好看。」 而一切男客吹嘘自己的博学时,她都侧着头如蒙感召般,凝神听着,不时接口道:「原来是这样,你知道得好多。」

  有位客人叫沈子昕,聊起自己的高中同学,「我上次见她完全就认不出来了,不是整容,简直是换头。一般人整容不是就动鼻子和眼睛,她连嘴巴都弄过。她那个嘴啊,嘴角是弯起来的,再难过看着都像在笑。」 她转向陆茶云道:「那个嘴角就和你差不多,像小猫一样,但你的嘴虽然看着像是整的,但应该是天生的吧。」

  陆茶云兴高采烈道:「是天生的。」

  沈子昕说道:「那挺好的,但也多保养,我家里有点精华液,不适合我的肤质,你喜欢的话我可以给你。不过已经开封了,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

  许芊芊听出沈子昕的话里似有轻蔑,急忙岔开话题道:「这家的伊比利亚火腿很正宗,能吃出橡木香气。你试试看,小云。」

  火腿切成薄片,里面卷的是蜜瓜,用一根牙签插着。陆茶云取了尝了,故意把牙签落在地上,弯腰去捡。桌子下面,沈子昕的脚轻轻勾着身边的人。她身边坐着是江海泉。江海泉是这个小团体里最醒目的一个男性,家里有钱,父亲在江苏有个印刷厂,是独子。这样的男人通常有些狡猾气,用钱吊着女人上钩,往往只听到钱响的声音,却拿不到真好处。但江海泉人却有些呆样。交过的一任女友,曾列出张单子要他照着送礼物,他也全无推辞,光是爱马仕便送出了两个。江海泉现在单身,沈子昕正与他暧昧着,但许芊芊也对他有意思。他们三人便是陆茶云重点关注的三只小老鼠。这顿饭后许芊芊就约了江海泉和陆茶云在附近商场逛,中途陆茶云借故离癫痫病病人如何进行正确的治疗开,便给他们留出两人世界。

  江海泉对陆茶云颇有好感,虽不清楚她的性情,却看清了她的脸。有一次又见她弯腰从地上捡起一片银杏叶,兴高采烈道:「虽然现在有点脏,不过当书签会很好看。」 由此便觉得她天然无矫饰。

  沈子昕怕两人走得太近,便故意对陆茶云说道:「小云,你下次把你男朋友交出来吧,和我们一起玩,这样你也不闷了。」

  江海泉的神色悄悄黯然,陆茶云便故意叹口气,说道:「不了,最近不去理他,吵架了说要分手,还在冷战。」

  江海泉迅速接口,道:「要是你和他相处得不高兴,还是分了好。你这么漂亮,总能找到更好的。」

  陆茶云笑而不语,余光扫到许芊芊,面上也略过一丝紧张。陆茶云在心里暗笑,她对江海泉没兴趣,但喜欢旁观着他们的心思往来,是精彩猴戏。她不止想看这群人间的暗流涌动,更想希望能触发更严重,更危险的情况。比如说愤然绝交,比如说大打出手,比如说骤然浮现的谋杀企图。

  该怎么激化矛盾呢?陆茶云思索着,唇边浮现了淡淡微笑。江海泉误以为这笑容是献给自己,说道:「我说怎么看你眼熟,我想起来了,我们之前见过面的。」

  「是在学校里吗?」

  「不是,是在国内。有一次搞房地产的张总请客,你也在的,穿一件白衣服。我是跟我爸去的。」

  陆茶云正要作答,手机铃声便响。来电人是林祝一,很是稀奇,几乎是前所未有,陆茶云接通电话,听到他说道:「你来警局一趟,我在录口供。王勉死了。」

  — 未完 —

  本文摘自 豆瓣阅读作者陆雾的作品《别乱拆房客快递》

  正在「豆瓣阅读」微信公众号上连载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几次想杀死别人的念头,关键在会不会实施。

  帮房客拆开快递盒的林祝一发现了蹊跷,快递来的毛绒玩具里竟藏着一把血迹斑斑的旧刀和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人是你杀的,你说怎么办。第二天房客在家中离奇身亡,房东林祝一成为嫌疑人,因为隐藏着绝不能被知晓的秘密和过去,现在他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

  房东守则第一条——别乱拆房客快递!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进行订阅

  或在豆瓣阅读 APP 中搜索「别乱拆房客快递」阅读更多内容

© zw.pzwcn.com  公车老狼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