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天尽头 >

一段走红小视频,揭开那晚的真相。_伤感美文

  原创插画|喵喵夏

  《蔓蔓其华》第26章

  

  今天的短篇在第三条哦(退回一开始打开文章的地方,第三个标题),同时推荐几篇之前的短篇,一定有你没看过的:

  老婆送给我的绿帽子,里面有惊喜。

  头回见准婆婆,她找个壮汉撑腰

  楼下女邻居,半夜把我老公咬进医院

  妈妈自杀后,妖精大摇大摆来我家主持葬礼

  连载前情回顾

  (上下滑动点击标题阅读)

  第一章:凤凰女:我是这样抢走白富美准男友的!

  第二章:绿茶献身挤进富婆家后,傻眼了。

  第三章:“婆婆46岁还有脸怀二胎,看我的手段!”

  第四章:班级群里,闺蜜和我未婚夫发喜帖。

  第五章:新婚燕尔,老公离奇车祸。

  第六章:绿茶挺孕肚示威,崔太太要开战了。

  第七章:婆婆喜迎怀孕绿茶进门,和我同住生孩子。

  第八章:怀孕绿茶在我家充女主,婆婆小心伺候。

  第九章:儿媳妇进门后,恩爱公婆反目。

  第十章:老公的情妇,生完孩子就闹自杀。

  第十一章:老公的私生子,主动找我坦白身世。

  第十二章:富婆婆收拾渣老公的手段,震惊我了。

  第十三章:外遇老公死在我手里。

  第十四章:私生子的生日,藏着巨大秘密。

  第十五章:老公的真实身份,被我妈揭穿了。

  第十六章:老公情妇把自己儿子,换给我养了20多年!

  第十七章:绿茶祸从口出,反助我一臂之力。

  第十八章:绿茶怀着我老公的孩,让我摸摸长的好不好。

  第十九章:抓住绿茶的把柄。

  第二十章:从天而降的阴谋—蔓蔓其华(20)

  第二十一章:和亲妈的第1次见面,在监狱。

  第二十二章:没有婆婆的婆家,更凶猛。

  第二十三章:富老公死后,绿茶挺孕肚和我争名分。

  第二十四章:翻供|蔓蔓其华24

  第二十五章:一张照片,将她打入深渊。

  电话那端,梁队长冷冷地打断我的话:“她老婆说了老黄出去是见崔茂华吗?还是谁能证明?”

  我一时语塞,嗫嚅着说:“暂时不能,但老黄确实半夜溜出去了……郑州市目前治疗羊癫疯的新技术

  他再次打断我:“老黄可能撒了谎,半夜溜出去喝酒或者干了什么,但这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们现在已经核实了另一个证据,基本证实崔茂华那晚进入过案发现场!”

  “您说什么?”我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轰然坍塌。

  “孙燕家斜对面有个小卖部,小卖部门口有监控……我们在监控里发现,案发那晚十一点二十一分和十一点三十五分,有个男人进入过孙燕家那栋楼,时间是刚好一致的……因为一闪而过,他又低着头,很模糊,所以一直无法确定是谁。但今天下午,我们利用先进的影像数据处理软件,复原出那个模糊的面容,和崔茂华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

  (接上集)

  像是一道炸雷突然从天而降,把我的头皮震得发麻。

  彻骨的寒意,像一条吐着信子的小蛇,昂着头滋滋地爬过来,瘆得我浑身直发抖。

  我想说话,但牙齿和舌头似乎都有些不听使唤,好半天,我才哆哆嗦嗦、吐字不清地问:“你说……什么?”

  梁队长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冷冷的像是从天外传来:“除非能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崔茂华那晚另有去处,否则……好了于小蔓,我还在忙,我们回头再聊,先这样!”

  电话挂了,车里一片静寂。

  好半天,我才木然地、缓缓地侧过头,车窗外璀璨的万家灯火,此刻落在我的眼里,却是黯然一片。

  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几乎就是本人了,这怎么可能!

  通过这段时间和崔茂华的接触,我不相信医者仁心的他,会去杀人,会去杀一个已经病入膏肓的老妇人。

  绝不可能!

  我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现在不是沮丧失落、手足无措的时候,我必须要争分夺秒,找到证据,揭开真相,还他清白。

  思索片刻,我发动车子,打开导航,迅速驶离这个这个乱糟糟的小区,然后汇入晚高峰的车水马龙,再风驰电掣地奔向老城区。

  我要去钟楼的小吃街,找到崔茂华跟我说的“冰冰大排档”。

  也就是那天晚上,老黄约他见面的地方。

  梁队长说的对,雁过留声,人过留痕,如果他们俩真的去过那儿,我就不信找不到线索。

  这也是目前唯一的方法,只要证明他确实不在案发现场,其它的一切自然不攻自破。

  这个旅游城市,因为气候适宜风景如画,一年四季游客不断,而老城区钟楼的夜市,则是吃货们的天堂,游客必来的打卡地。

  每个夜晚,从华灯初上开始,这里就变成了人的海洋,座无虚席,络绎不绝。

  离钟楼街还有很远的距离,车子就走不动了,我心急如焚,干脆找地方停了车,然后步行前往。

  下车后,我在路边的一家打印店里,打治疗好癫痫要多少钱印几张老黄和崔茂华的照片。

  第一次在医院发现崔茂华和老黄在一起时,我就从不同的角度,偷拍过他们俩的合影,没想到这会儿用上了。

  跟着人潮走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进入乐钟楼街。

  在进口不远的地方,我一眼就看到“冰冰大排档”几个大字,用彩灯做成的牌匾,五颜六色,熠熠闪光。

  晚上九点多,正是人最多的时候。

  四周一片嘈杂鼎沸,混杂着浓重的油烟味和诱人的菜香味。

  餐桌面朝大街,食客们团团围坐,啤酒、烤串、小菜,火锅……边吃边聊,不亦乐乎。

  清冷的秋夜,这里却充溢着另一番暖烘烘热闹闹的烟火气息。

  一男一女正在摊位后面忙活,看样子是夫妻档。老板在忙活着烤羊肉串,老板娘一边给客人盛凉菜,一边高声应付着食客的催促:“快了快了,马上就好!”

  我走过去,站在那对男女面前,老板抬起头,热情地招呼:“你好,吃点儿什么?”

  我摇摇头,把照片拿出来,有些紧张地问:“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你有没有见到过这两个人?”

  他手里忙活着没停,眼睛却认真地盯着照片看了会儿。片刻后,抱歉地笑笑:“没印象,每天的客流量这么大,根本记不住……”

  老板娘见状也凑了过来,她瞄了一眼我手里的照片,小声地、吃惊地说:“呦,这俩人犯啥事了?半个小时前来了两个警察,也是打听他们俩的!”

  我一愣,才知道西城分局已经派人来查过了。

  我很快看着老板娘,恳切地问道:“那……大姐,这两个人您有印象没?是上周二晚上,十一点多来的!”

  老板娘又看了一眼,皱着眉说:“这个年龄大的,看着有些面熟,应该是常客,年轻人倒是面生……不过都记不清,人太多了,今天晚上的都不一定能记住,更别说上周的了……刚才警察问我也是这么说的!”

  是啊,看这人头攒动的场面,想要找几天前来吃饭的两个人,无疑于大海捞针。

  我强打起精神,拿着照片,一连问了好几张桌的客人,被问到的人都纷纷摇头,表示没见过,不认识。

  失望铺天盖地袭来,这条路又堵死了,接下来怎么办呢?

  我走到马路对面,在路边坐下来,内心一片空茫。

  怎么样才能找到证据,证明那晚崔茂华和老黄在一起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十点以后,街上的人慢慢少了,但冰冰大排档,依然座无虚席。

  就在这时,旁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然后是歌声。

  我应声望过去,只见冰冰大排档的对面,一个长头发的女孩,正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歌。

  明明是个很时尚很漂亮的女孩,10岁男孩轻微癫痫是怎么造成的声音却很是喑哑沧桑,只听她边弹边唱:“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秋风萧瑟,灯光迷离,配着这样的歌声,让人心里生出无尽的凄凉。

  我身边的一对恋人在窃窃私语,女人惊喜地说:“快看,那是不是朵朵吗?就……就那个网红!”

  男人不屑地说:“不是她是谁,专门大晚上跑出来唱歌,什么深夜歌者,灵魂歌手……嘁,还不都是炒作!”

  女人不高兴地说:“你以为随便炒作炒作就能红啊?我看过关于她的报道,连着几年,坚持每天晚上从九点唱到十二点,在地铁口、火车站、夜市,为那些加班的、晚归的、流浪者唱歌……慢慢走红后,才开始有了摄影和后期制作……”

  我看着那个唱歌的女人,她唱得很投入,很深情。

  旁边,一个挺帅气的年轻男人,正拿着摄像机拍她,应该是专门的摄影师。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俩,只见摄影师从不同的角度拍着女歌声,时不时地也转过身,把镜头对准城市的夜空,街上的行人,和对面的大排档以及食客。

  猛然间,我心里仿佛照进一缕光,瞬间看到了希望。

  我跳起来,飞快地朝那个摄影跑过去。

  恰在这时,那个叫朵朵的歌手一曲毕了,停下来休息,摄影师开始转悠着,拍街上过往的行人。

  我上前拦住他,气喘吁吁地问:“你好,请问你们经常在这儿拍视频吗?”

  他停下来,有些纳闷地看着我:“是啊,最近我们在做《深夜食客&深夜歌者》的视频,所以经常在这儿拍,怎么了?”

  我一脸惊喜地问:“上周二,上周二也在吗?”

  他满脸狐疑地回答:“在啊……连着拍了五天,今天是最后一天!”

  我拿出崔茂华和老黄的照片:“你见过这两个人没有?上周二晚上,十一点半,他们就在对面的冰冰大排档吃饭……”

  他看了看,摇摇头说:“没注意,每天都这么多人,我都是一扫而过,没有特写的。”

  我语无伦次地说:“那你能让我看看你那天晚上拍的视频吗……或者,开个价,我出钱买也行,你很可能会拍到他们……”

  他像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我:“我每天都要拍几十上百条素材,而且我主要拍朵朵……当天拍的,第二天剪辑合成后发布,没用的都删掉了……”

  我都快急哭了:“还能找得回来吗?这对我真的……特别重要……”

  摄影师还要说什么,那个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着我们的网红歌手,冷冷地喊:“阿德,别闲聊了,去对面取几个景……”

  摄影师应了一声,不再理我,去对面拍摄了。

  我颓然地往前走了几步,跌坐在马路边,满含幽怨地看着身边洛阳癫痫病到哪里治好女歌手,音乐又缓缓地响起,她一脸漠然地跟着哼唱。

  我没心情再听她唱歌,站起身要走,就在这时,我听到女歌手小声喊了一声慢着。

  我回过头,她飞快地、急促地说:“留个联系方式,我回去发给你……如果找到你要的东西,就截下来,把其他的都删掉。记住,一定不要让人看出来是我给你的!”

  我诧异地看着她,却发现她根本没看我,而是开始专注地唱歌。

  我心里砰砰跳着,迅速闪到一边,从包里拿出纸和笔,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

  然后,我在最下面写了一行字:谢谢你,你的人和你的歌声一样美!

  环顾四周,看没有人注意到我,我悄然走过去,经过女歌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张纸塞给了她。

  深夜,凌晨两点多,我听到手机的提示音。

  果然,有人匿名给我发来一个压缩的文件夹,打开一看,足足有一百多条视频。

  从时间上看,都是上周二那天晚上拍的。

  我激动地打开电脑,把视频传上去,然后一条条地认真翻看。

  大多数都是女歌手朵朵唱歌的视频,还有少数的街景和大排档的食客。

  可是,看了过半,冰冰大排档忙碌的老板和老板娘倒是出现了好几次,却始终没有看到我想见到的身影。

  剩下不到十条了,我心生绝望。

  再点开一条,依然是朵朵唱歌的视频,我微微闭上眼睛,把鼠标滑到了关闭按钮上。

  就在这时,我发现猛地一闪,镜头从朵朵身上移到了对面的冰冰大排档,出现了半个亮闪闪的牌匾和一张桌子,

  我一下子愣住了!

  那张桌前坐着两个人,相对而坐,一东一西,镜头是从南拍的,虽然一闪而过,但却把两个人的侧影,拍了个清清楚楚。

  正是老黄和崔茂华,老黄手里拿着一瓶啤酒,而崔茂华的面前是一碗馄饨。

  两个人离得很近,正热络地聊着什么。

  视频上方显示的时间,正是晚上十一点三十九分。

  ·第26章完·

  PS:泡芙爸不在家的第三天,快撑不住了,我要弱弱地请个假:明天圣诞节,连载停更一天哦,后天继续。今天是平安夜,祝大家圣诞快乐呀,比心❤️

  ·往期文章·

  (点击下列标题阅读)

  老婆送给我的绿帽子,里面有惊喜。

  头回见准婆婆,她找个壮汉撑腰

  楼下女邻居,半夜把我老公咬进医院

  妈妈自杀后,妖精大摇大摆来我家主持葬礼

© zw.pzwcn.com  公车老狼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