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老科曼 >

红楼梦42回读后感

红楼梦42回读后感

  《》主主要记叙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从富贵顶端的上流社会到灭亡的整过过程,以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悲剧为主线,突出作者曹雪芹对当时封建社会的不满,为我们展开了一个崭新的画卷,让我们了解历史,从历史中悟出正真的道理。

  读罢红楼,内心酸酸的。不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荣宁二府的家破人亡?红粉美人的香消玉殒?照旧谋利分子的沽名钓誉?仿佛每种都有一点。但总是以为那不是全部。从一个男子的角度剖析,我恍然大悟,这是妒忌。我在隐隐之中对宝玉发生了醋意。说来也真是羞愧,但是有几个男性看到一个************的四周事出有因的缠绕着不可胜数的玉人而不心伤呢?

  说到这,红楼梦里的恋爱还真是不可胜数。起首力推的,便是宝黛的红粉痴恋。在红楼梦里要数这两团体的恋爱最纯真了。从青梅竹马,青梅出马,到长大后的坠入爱河。曹公几乎便是因势利导,让读者感触,人间又一份流芳百世的恋爱故事降生了。它的呈现是那么的天然,简直没有人疑心过,它的呈现是那么纯真,纤尘不染。但是生不逢时的恋爱便是苦楚的代名词。黛玉性情里独占的反叛和孤介,以及对世俗的嗤之以鼻,令她到处显得特立独行,卓尔不群。花前痴读西厢,毫无避忌;不喜巧舌令色,言随心至;崇尚真情真意,恬淡名利……种种这般,都使得她象一朵幽然独放的荷花,一直固执着本人的那份清纯,质本洁来还洁去,一如碧玉般盈澈。用一个平凡人的目光看她,最欣赏的照旧黛玉的诗情画意,灵秀慧黠。黛玉屡屡与姐妹们饮酒赏花吟诗尴尬刁难,总是才华逼人,艺压群芳。无论是少年听雨歌楼上的诗情,清寒入骨我欲仙的画意;照旧草木黄落雁南归的苍凉,花气温顺能解语的幽情;无不表现出她娟雅脱俗的墨客气质。最叹息的是黛玉的多愁善感,美人命薄。黛玉的出身,注定了她的孤单无依,而她的性情,又注定了她的零落难过。纵使大观园里热ナ来人往好不繁华,但是这里没有她可以依托的亲人,没有她可以倾吐的知己,只要风骚多情的宝玉让她芳心暗许,却又总是患得患失。于是她无法着 “天止境后天癫痫好治吗,那边有香丘”,悲痛着“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套无情”,伤感着“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终落得“一缕香魂随风散,半夜未曾入梦来”的苍凉了局。

  与其说林黛玉在贾府的位置和本身的脆弱是喜剧的原因,还不如把责任轨道万恶的封建社会以元春为首的封建团体无情的抹杀了宝玉和黛玉之间的恋爱。假如红楼梦真的是曹雪芹切身阅历的描绘,那么我可以感觉到一个得到至爱的男子的苦楚。天堂的猛火在身边熄灭,苦不胜言,使我的头脑运动不前,这不是切身痛苦,倒是切肤之爱。当血泪撒尽的曹公转身面临不胜回顾的汗青怎能不收回“满纸荒诞言,一把酸楚泪”的感慨!

  另有要说的便是薛宝钗的恋爱喜剧了。看到黛玉的'郁郁而终,仍然那么忧伤。可待到读完,听甄世隐说着什么"兰桂齐芳"我不由黯然。薛宝钗如许的人物,也要像李纨一样,将终身都葬在这片冷漠的园子里么?面临一个基本不爱本人的男子,管他什么金玉良缘,她所需求的究竟是什么呢?实在基本不必问就晓得,是包二奶奶的宝座。但是我又不由反问,岂非世上真的有喜好孤单的女人?我不断都以为她是一个既冷漠又无私的人。但是如今,我居然不由差别情她了。实在细想起来,她的喜剧大概比林黛玉的更令人叹惜。她最需求的不是什么恋爱的灌溉,而是自在! 薛宝钗家景富裕,从小饱读诗书。承受的是极为片面而正统的教诲。贾母总是夸她"平静宽厚"。没错,这正是她从小被教诲过的为人方法,也是现代男子应有的美德。乃至悲喜都不该形于颜色,不然便是"不恭敬。"综观全书她的活动,简直从未凌驾这些约束。只要一次宝玉将她比做杨妃令她震怒,可也执偾冷冷的用一句话反讽过来。实在她擦?鲱可悲的人,终身都被他人的见解和所受的教诲支配着。历来都不晓得本人想要的是什么,没有开心也没有不开心,只是依照天经地义的路途走下去。从未失掉过一心一意的恋爱,更不敢英勇地寻求恋爱。也没有谁真正的关怀过她。而她,也就以为天下本就云云.以为伉俪间有的不是朴拙的情感而是"相敬如宾"的恭敬。如许冷漠的纲常,竟是她恪守了终身的准绳,并且还毫无知觉的麻痹着。

  她的作为,实在并没有几多是自在的选择。她只是一个癫痫西安比较好的医院典范的循规蹈矩的听从者。她是聪明有才的,却被教诲着以为男子念书也是无用,香菱和湘云谈诗她说道"一个女孩儿家,尽管拿着诗作正派事讲起来,叫有学问的人听了,反笑话说不守天职的";她也熟习剧作戏曲,却以为这些淫词巧句是不克不及为端庄淑女所知的,因此婉转的批判宝琴的咏;她像任何人一样盼望有美妙的生存,但当母亲为了贾府的势力而把她嫁给痴痴傻傻的宝玉时,由于母亲通知说她曾经答允了,也就只要堕泪承受。直到最初宝玉出家,她的喜剧到达低潮。即便在这时,她仍然是不克不及由着天性而为的。王夫人说“看着宝钗虽是痛哭,他端庄样儿一点不走,却倒来劝我,这是真真难过的!”可想想宝钗云云人物,又如许年老,此时想起本人的终身将怎样完毕,她的苦楚实在并不在黛玉焚稿之下呀!可她仍然只能抑制着,这是她的“恭敬”!

  与林相比,她的终身大概更为可悲,林至多还寻求了本人的幸福,并且失掉了一份朴拙的情感,终极一去世摆脱了一切的苦楚。而宝钗终身“愚蠢而不自知”并且依她的性情,终其终身,也只能是任由生存这把钝刀一点一点割失生命吧!“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 金簪雪里埋” 这几句判语,注定了薛是红楼数场喜剧中的一个。关于她的终身,作者曹雪芹应该也是叹惜的吧!

  再有便是,妙玉,晴雯之类了。妙玉虽以“槛外人”自称,但是芳华芳龄的她,却难做到出家人应有的置身尘世外,无情无欲清净有为。宝玉过生日,她会奉上粉红信笺,下面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祝芳辰”,宝玉则是经岫烟授意回帖“槛内子宝玉熏沐谨拜”,这一“外”一“内”,看似讥讽,昏黄中也蕴涵着多少心意。惋惜宝玉对妙玉即使无情也是敬重之情居多,偶有世俗之情一闪而过他也会看成是一种罪行,生怕轻渎了圣洁高尚的俏丽女尼。这即是妙玉的悲痛了……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流。风骚乖巧引人怨。寿夭多因诋毁生,多情令郎空牵念。” 晴雯是不是真的不爱宝玉呢?我团体意见,她是爱的。请看,她总是与袭人拌嘴,固然这有很大一局部是她看不惯袭人,但是此中就没有一点妒忌吗?袭人说了句“我们”,就被她捉住凭据大加挖苦。她还挖苦麝月,看不如何患上睡眠性癫癫得麝月得了两件太太给的衣服就嬉皮笑脸,但是后几次,她却抢着送工具说也要去“显个好”,宝玉给麝月梳头时,她躲在门口偷听,她实在许多时分都在留意这宝玉,留意着和宝玉靠近的丫头,比方小红和宝玉略有交集,就被她粗犷打断。她曾笑着说“没什么我不晓得的”便是由于她时时在留意!但是晴雯是有骨头的主子,她不肯低微的爱一团体,她总想要和宝玉站的对等一点,她不克不及象袭人那样谦卑的爱一团体,她有她的特点,有点象蛮横女友,美丽却不温顺,袭人曾笑宝玉“每天不挨她两句硬话衬你,是再也过不去的”,可见,晴雯这种欲擒故纵,以退为进的手腕照旧有效的。但是,她的品德难过,光明正大,朴直不阿,在大观园的情况中,终是没有立足之处,说假话我十分喜好晴雯这个脚色的性情,不说喜好她的缘由是,恋爱的吸引不是一团体,而是一类人,我想择偶是不是要找晴雯如许的人呢?呵呵,思索中……

  这回开头写香菱来打断黛玉的情思,有深意也。香菱来此,必闻《牡丹亭》音乐和唱词。然而她却无动于衷。照情理来说,香菱和黛玉一样,正当青春年华,又受爱的压抑,听到这种唱词必能启其春心,而香菱却麻木无知,盖因“平生遭际实堪伤”,春心已被深埋矣!可叹!这也是为第六十二回的“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作伏笔也。(虽只几句,可哭!亦有味也)

  又宝玉恋鸳鸯一节文字,闻鸳鸯颈香,要吃她嘴上的胭脂,好看煞!鸳鸯和金钏不同,她并不爱宝玉,所以后来才有“不嫁宝金宝天王”之誓词。

  倪二赠送贾芸银子的事,只是写了当时社会的一角,还存在某种讲义气的事,是整个大悲剧中的一小朵反衬之花。本回重点是贾芸挖空心思为自己有一碗饭吃而奉承凤姐,(可怜)是小红为了给自己争一个蓝领阶层而想方设法巴结宝玉,并为了实现和贾芸恋爱,而想方设法和他接近。都是为了一个梦想的成功而挣扎。

  遗帕惹相思,是小红做的一个梦。亦是红楼一梦也。

  话说他姊妹复进园来,吃过饭,大家散出,都无别话。

  且说刘姥姥带着板儿,先来见凤姐儿,说:“明日一早定要家去了。虽住了两三天,日子却不多,把古往今合肥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来没见过的,没吃过的,没听见过的,都了。难得老太太和姑奶奶并那些小姐们,连各房里的姑娘们,都这样怜贫惜老照看我。我这一回去后没别的报答,惟有请些高香天天给你们念佛,保佑你们长命百岁的,就算我的心了。”凤姐儿笑道:“你别喜欢。都是为你,老太太也被风吹病了,睡着说不好过;我们大姐儿也着了凉,在那里发热呢。”刘姥姥听了,忙叹道:“老太太有年纪的人,不惯十分劳乏的。”凤姐儿道:“从来没像昨儿高兴。往常也进园子逛去,不过到一二处坐坐就回来了。昨儿因为你在这里,要叫你逛逛,一个园子倒走了多半个。大姐儿因为找我去,太太递了一块糕给他,谁知风地里吃了,就发起热来。”刘姥姥道:“小姐儿只怕不大进园子,生地方儿,小人儿家原不该去。比不得我们的孩子,会走了,那个坟圈子里不跑去。一则风扑了也是有的,二则只怕他身上干净,眼睛又净,或是遇见什么神了。依我说,给他瞧瞧祟书本子,仔细撞客着了。”一语提醒了凤姐儿,便叫平儿拿出《玉匣记》着彩明来念。彩明翻了一回念道:“八月二十五日,病者在东南方得遇花神。用五色纸钱四十张,向东南方四十步送之,大吉。”凤姐儿笑道:“果然不错,园子里头可不是花神!只怕老太太也是遇见了。”一面命人请两分纸钱来,着两个人来,一个与贾母送祟,一个与大姐儿送祟。果见大姐儿安稳睡了。

  凤姐儿笑道:“到底是你们有年纪的人经历的多。我这大姐儿时常肯病,也不知是个什么原故。”刘姥姥道:“这也有的事。富贵人家养的孩子多太娇嫩,自然禁不得一些儿委曲,再他小人儿家,过于尊贵了,也禁不起。以后姑奶奶少疼他些就好了。”凤姐儿道:“这也有理。我想起来,他还没个名字,你就给他起个名字。一则借借你的寿,二则你们是庄家人,不怕你恼,到底贫苦些,你贫苦人起个名字,只怕压的住他。”刘姥姥听说,便想了一想,笑道:“不知他几时生的?”凤姐儿道:“正是生日的日子不好呢,可巧是七月初七日。”刘姥姥忙笑道:“这个正好,就叫他是巧哥儿。这叫作‘以毒攻毒,以火攻火’的法子。姑奶奶定要依我这名字,他必长命百岁。日后大了,各人成家立业,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是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却从这‘巧’字上来。”

© zw.pzwcn.com  公车老狼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