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茶叶粥 >

[新传说] 老妈的味道

  春风街是城里有名的“民工一条街”,住的是清一色的外来人口。文雄算是这些人当中混得最好的一个,从小小的帮厨熬到如今,在街口开起了大餐馆,还买下了街尾一间小门面收租,日子过得甚是惬意。
  
  这天,有人来找文雄要租街尾的店面。文雄一见来人,是个干巴瘦小的老太太,还带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媳妇。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想租我的店面做什么买卖?”
  
  老太太笑笑:“我也就只会做俩菜,打算开个小餐馆。”
  
  文雄眼睛一亮,立刻将准备好的租赁合同递到了老太太面前,火速让老太太签了名。春风街的民工们三餐都在外解决,不少人见有利可图,都想在这条街开餐馆。这么多年下来,各式各样的餐馆开过不下几十间,只有文雄的餐馆屹立不倒。他的餐馆就在街口,而且经济实惠,是街坊们的不二选择,而街尾那间店面,位置差,地方又小,根本不适合开餐馆。既然这老太太自己撞到了枪口上,那他当然不会客气,只要能高价出租,他才不管对方会不会赔本。
  
  几天后的中午,文雄来到自己的餐馆巡视,却惊讶地发现店内只有零星几个客人。要知道,往常在午饭时间,店里可是热闹得连坐的地方都难找呀!他猛地想起了租下街尾店面的老太太,忙快步奔向街尾,只见门口挂着一个小小的招牌“老妈家常菜”,街坊们已经排起了一条长龙。
  
  文雄目瞪口呆,这老太太有什么能耐,能让这缩在街尾的小店吸引这么多客人?他趁着人多溜进店里,一眼就看见自己的熟客大牛正坐在桌前狼吞虎咽,忙愤愤地坐下,压低声音骂道:“兄弟,你行啊。以前餐餐在我店里吃,我给你打八折,还送你小菜,这边才刚开张几天,你就喜新厌旧了?”
  
  大牛“嘿嘿”一笑,递给他一双筷子:“你尝尝。”
  
  文雄一看桌上的菜,两荤两素,他尝了几口,鄙夷地一扔筷子:“不就是家常菜吗,毫无特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要的就是这家常味儿。”大牛笑道,“咱们出门在外,吃饭图个啥?除了便宜,就是干净舒适。这老妈的菜很新鲜,油少味精少,你别说,还真像咱家里老妈做出发生抽搐后会出现哪些症状来的味儿。你店里的菜,经常是又油又辣,我知道为啥,有些菜不新鲜嘛,所以要用重口味盖过去……”
  
  “胡说……”文雄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
  
  “还有呢,你看见门口洗碗的媳妇没?人家洗碗是开水烫一遍,温水又洗一遍。”大牛鄙夷地说,“可你呢,那天我经过后巷,看见你的工人在洗碗,那盆水就像墨汁一样……”
  
  “够了,小声点!”文雄惊恐地左看看右看看,所幸没人注意他。大伙都吃得津津有味,不时地有人吆喝道:“老妈,添碗饭。”大家不知老太太如何称呼,就照着招牌的名字,一口一个“老妈”,她不停地“哎、哎”应着,很是受用。
  
  文雄本来就是个小心眼,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把店面租给同行拆自己的台,这不成了大笑话吗?可租赁合同已经签了,反悔不得。于是文雄便把心一狠,想了个损招儿。
  
  当天下午,一辆卫生监督所的车停在了“老妈家常菜”门口,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走进店里:“我是食品监管科吴科长,你们店的经营范围和卫生都不合格,现在勒令你们停业整顿!”
  
  老妈吓了一跳:“我们的食品和餐具都洗得很干净,还经过消毒的,怎么会不合格?”
  
  吴科长冷笑一声:“餐饮店一定要有洗菜池、洗肉池、洗碗池三池分立,你们在店门口洗碗,卫生能合格?还有,你这营业执照是做早餐、小吃的,你现在开餐馆,超过了经营范围,马上给我停业!”
  
  这么小的店面,哪里有地方装下三个池子?营业执照的事儿,老妈更是糊里糊涂,无奈之下,她只得点头答应。当天下午,文雄看见“老妈家常菜”的招牌就撤了下来,心中一阵窃喜。
  
  半个月后,文雄发现街尾的店又重新开业了,招牌改成了“老妈早餐店”,他不由得“扑哧”一笑——在春风街做早餐,有生意才怪!民工们过的都是起早贪黑的劳累日子,大清早哪个不是空着肚子上班,要有那闲工夫坐下慢悠悠吃早餐,还不如多睡半个小时舒坦。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街尾那边一大早又像炸开了锅般热闹。街坊们纷纷赞叹,癫痫病治疗方法选哪个从来没吃过这么贴心的早餐。文雄满腹狐疑,忙到街尾一探究竟。
  
  老妈早餐店内,赫然挂着一个硕大的看板,标题是“自由定制早餐”,下面提供了多种早餐定制选择,营养小米粥、五谷豆浆……后面“到店时间”一栏让街坊自己填写,文雄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老妈,果真不简单。
  
  街坊们不吃早餐,无非是怕浪费时间。老妈使出“定制早餐”这一招,让大家事先预定好明天要吃的早餐,就省去了排队购买的步骤。店内还贴心地让街坊们预计到店时间,滚烫的粥和豆浆提前上桌,街坊们一进店就可以吃,连等早餐凉的时间都省了下来。更加体贴的是,针对爱睡懒觉的人,还推出了“睡懒觉套餐”,比如牛奶加面包,万一睡过了头没按时到店,可以立即打包,一拎就走。
  
  “老妈早餐店”很快成了春风街早上最热闹的地方,老妈也取代了文雄,迅速成为春风街的风云人物。看着老妈红火的生意,文雄心里又泛起了酸,虽然卖早餐并没有抢自己的生意,但粗略一估算,这早餐店每月的利润起码是门面租金的三倍!身为“地主阶级”,文雄眼红不已。可一年合同白纸黑字签好了的,想涨租金是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只有让她做不成买卖,主动走人,自己再高价转租别人。
  
  拿定主意,文雄便黑着脸进了店:“对不起,你这早餐不能再卖下去了。”
  
  老妈一愣:“这是为啥?穿制服的不让我做餐馆,我已经不做了呀,我卖早餐可是完全合法的。”
  
  “合法是合法,但你影响到了街坊。”文雄一声干笑,指了指楼上,“你每天早上五点就开店,大清早街尾这儿比菜市场还吵,严重干扰了楼上街坊的睡眠。店面是我的,所以他们找我投诉了好多次了。”
  
  “这……是我不好。”老妈脸红了,“以后我会注意,尽量小点声儿。”
  
  “小点声儿?客人大清早来吃早餐能不喧哗?难道把他们的嘴封上?”文雄说着,从怀里拿出租赁合同,“看看这上面的条款,若乙方,也就是你,所营业之项目干扰周围邻居生活引起投诉,甲方有权终止乙方营业项目。”
  
  老太太咬着嘴唇,默默广西癫痫病哪家医院不语。文雄假惺惺地叹了口气:“老太太,我实话告诉你,以这个门面的位置,做餐饮根本不合适,我劝你还是另找别的店面吧。”
  
  谁知老太太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我马上收了早餐店,不过我不搬,我可以卖别的。”
  
  几天后,文雄路过街尾,看见店名又改成了“老妈营养餐”,不过店内只有零星的几个客人进出。这次老太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文雄也没兴致打听了,店面虽然没收回来,但只要不再看到街尾门庭若市,自己心里也就平衡了许多。
  
  到了寒冬腊月,文雄的媳妇十月怀胎,给他生下个大胖小子。文雄还没乐呵几天呢,坐月子的媳妇出毛病了:胃口全无,吃啥吐啥,比刚怀孕那会吐得还惨,几天下来,人瘦得皮包骨头,连奶水都没有了。月子没坐稳可不行,文雄望着日渐憔悴的媳妇,心里那个急啊。邻居见他这模样,忙说:“还不赶紧去街尾老妈那儿订一份月子餐?”
  
  “月子餐?”文雄顾不得多问,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老妈问清楚状况后,麻利地送来了四菜一汤。文雄一看,什么剁鱼肉、糙米粥、清炒空心菜,不由火冒三丈:“我老婆刚生完,就给她吃这么寒碜的东西?”
  
  老妈微微一笑,将饭菜喂到文雄媳妇嘴边,没想到媳妇一尝,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足足喝下两大碗粥。
  
  “产后第一周是排恶露,愈合伤口的阶段,这会产妇胃口很差,你做那么多大鱼大肉,哪里吃得下?”老妈慢条斯理地说着,文雄这才恍然大悟,对老妈感激不已。
  
  半个月后,文雄再次踏入老妈店里,老妈笑吟吟地迎上前来:“你媳妇现在是恢复元气的时候,需要滋补,给你弄个麻油猪腰,和大枣猪脚花生汤。”
  
  文雄满意地点点头,只见店内一字儿排开几十个炉子,上面全都是一个个瓦罐,各种汤汁的香味不断飘出,弥漫在店里。
  
  “咱这条街能有多少女人坐月子呀?您就做这买卖,能不亏吗?”文雄正问着呢,店里走进来两个年轻小伙:“老妈,我要的汤呢?”
  
  “给!”老太太将早已准备好的保温瓶递给他们,“胡椒咸菜炖猪肚,湖北癫痫病医院的电话号码趁热喝。你俩都是干体力活的,这汤补充元气。你说你儿子最近吃不下饭,这是蘑菇炖鸡崽,开胃补脑。”
  
  不一会,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多,有病后要调理身子的,有畏寒想进补的,老妈居然化身“神医”,一一对症下“汤”。大家美美地喝着汤,还不忘认真地说一声:“谢谢老妈。”
  
  文雄顿时对老妈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也对自己的心胸狭窄羞愧万分。他由衷地向老妈竖起大拇指:“老前辈,小弟有眼不识泰山,一再搞小动作搅黄您的生意,希望您大人有大量。您烧得好菜,熬得好汤,连月子餐都会做,还对街坊们的用餐需求、生活习惯了如指掌,简直就是餐饮管理界的奇才呀!您一定从事餐饮业很多年了吧?”
  
  “前辈?奇才?”老妈哭笑不得,“俺一辈子住在农村,这是头一回进城开店,啥也不懂!”
  
  文雄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店里的人也静了下来,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老妈。
  
  “我有个儿子,进城打工十多年了,天天早出晚归,累死累活地工作。十多年来,他没有吃过一顿早餐,就这样熬出了严重的胃病,丢下我和媳妇走了。”老妈抹着眼泪,指了指在厨房忙碌的媳妇,“还有我这媳妇,这么多年来一样只顾着进城打工赚钱,一口好汤也没喝上,甚至坐月子那会都没有进补,结果月子没坐好,落下了风湿病,走路一瘸一拐。我带着儿子留给我的一点钱,进城开这家小店,不为别的,只是想让春风街上这些住在异乡的人们都能喝上一口好汤,都能吃上妈妈的味道。希望大家都能爱惜自己的身体,照顾好自己。不要忘了,家乡的妈妈虽然不能在身边照顾你们,但心里,一直牵挂着你们……”
  
  听完这席话,店里的人们已是一片泪水涟涟,大家这才明白,这看似平凡的饭菜汤水,饱含着一个母亲的浓浓爱心。老妈深情地说:“我之所以取这个店名,是因为听到大家叫我‘老妈’的时候,心里真的很欣慰。”
  
  文雄哽咽着上前握住了老妈的手,真诚地说:“谢谢你,老妈!”
  
  店里只沉默了几秒钟,一群哭红了双眼的人们异口同声地吼了出来:“谢谢你,老妈!”  

© zw.pzwcn.com  公车老狼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